首页 > 语文 > 成语大全

语文对于细节描述母亲的片断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母爱篇:妈妈进门叫我睡,我却没好气的说话,而后懊悔,母亲没有斥责,反而又端茶进来。

突然闻声耳膜一振,一串细细的脚步声,那么脆,那么轻,恐怕打搅了我。这声音再也熟习不外了,它承载了数步尽的爱,奔忙在俩扇门之间。“吱”,门轻轻的开了,母亲走到我身边,轻轻的说:“不早了,睡吧,别累坏了。”“要睡你去睡,没看我正忙着么!”我没好气的说,仿佛能把所有闷在心里的气全体发泄。母亲无语。随后又是一阵脚步声,还是那么轻,那么脆,不同的是那声音越来越远了。

又是一个人独处,唉,我怎么能那么跟妈妈说话呢?这样妈妈会伤心地。我眼前一阵隐约两滴泪落在眼前的书上。

这时,又响起一阵脚步声,只是比刚才更轻,更脆……这回,母亲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放在我的书桌上说:“孩子,喝茶吧,提提神别累坏了身体。”

-- 《妈妈?我》


母爱篇:他看到新衣回想起母爱在油灯下亲手缝衣的片断描述。

一阵凉风吹来,他裹了裹身上的衣服还带母亲体温的新衣,温暖的很多。他突然发明,衣服上的线密密麻麻,非常慰帖,他回忆起来那晚的那一幕:他正在忙着打点行装,无意中一瞥,看到母亲正在阴暗的油灯下为他缝制衣服,灯光掉在母亲那充斥老茧的手上,母亲竟浑然不知,只是一针一线的缝着。母亲头上的白发在油灯的照射下分外背眼,闪着白色的圣洁而又温暖的爱的光辉…… -- 《针线中的爱》


母爱篇:母亲抱着孩子焦急的赶路,寒冷的冬季只顾着怀里的孩子,而不顾气象的严寒。

年青的母亲一手拿着手电筒,一手抱着孩子。额头上的汗把她额前的刘海浸泡了,但她仍然双手紧紧抱着孩子,着急地在路上行走着。她边走边不住地观望着四周。她脚上的鞋全湿了,甚至都已结冰,但她全然不顾,只是时不断地抬头看着怀里的孩子。

雪越下越大。她怕孩子冻着,用身上独一能招架寒冷的布棉袄紧裹着孩子。而她自己只穿了一件毛衣,她的手冻得通红,脸和嘴唇冻得发紫。她好像并不感到冷,只是焦虑地赶着路,好像有什么主要的事。

------《那个故事的主角是我》


“哎,小新,这次远足你都带了什么呀?哎,你怎么未几带多少个苹果,饿着没关系,千万不能渴着呀!要待一终日呢!”妈妈边翻我的书包边说。“哎呀,妈妈,我的好妈妈。我又不是去周游世界,带那么多货色干嘛!我只有带一个面包,一个苹果,一瓶水就够了。”我说。“你不听我的话,不行,你??????”好不轻易等妈妈唠叨完了,我推上自行车就想跑,可妈妈又在窗口喊道:“路上警惕点!早点回来,有事打电话??????”

------《习惯》


妈妈送我上学,体现出母爱连连

妈妈越骑越慢,我却担心上学迟到,妈妈知道我的心理,就猛蹬几下,到了离学校还有差不多一百米的地方,我让妈妈停下,妈妈先撑开伞,递给我,又从我身上扒下雨衣,督促我赶紧迈到高一点的处所,怕我湿了鞋,上课时被水泡着脚。我打着伞走到学校门口时,回首看了一眼,只见穿戴雨衣的妈妈还站在雨中,还在望着我。她的脚站在雨水里,朝我招招手,意思是叫我赶快进学校,我看见妈妈的头发已经湿得贴在脸上,我的心里一酸,连忙扭过火进了学校。我恍如也看到妈妈掉转车子,那个小蓝点消散在茫茫雨幕中。

------《下雨天,真好》


母亲为了赚钱养家,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中显得本人已经很憔悴。

母亲衣着一身破旧不堪的工作服,正哈腰洗鱼,血污的手麻利地干着。一缕干涸而又焦黄的头发随风飘浮。忽然,母亲微微咳嗽起来,佝偻着身子,好一会儿,母亲才直起腰,捶捶胸,敲敲背,所有我都清楚了,我跟妈妈的眼光相遇,她尴尬地笑了。

----《一道景致线》


母亲和我

在集市上,我扶着母亲,手中的公鸡扑腾着翅膀,自个儿家养着,肥壮着呢,当然有不少生意人青眼。母亲不让价。她为那5毛钱泛着嘀咕,我心里就有些疙瘩,母亲看出来了便领先说:“生意人心眼黑着呢!”

-----《母亲。我》




母亲似乎没听见,坐在已被烟熏得发黑的墙角里低头纳鞋底。倒是外公然了口:“妞儿,咱家哪来的钱买苹果呀?你也不小了,就不能….”外公叹了口吻便进屋了。母亲仍坐在那儿,两手不停地纳着鞋底,缄默着,我把一肚子的怨气使劲儿往下咽。

------《一个苹果》


在妈妈尝过我的饭之后,我暴跳如雷,“我都这么这么了,你为什么总要吃我的?为什么什么东西都要先你吃!”妈妈先是愣了一下,而后竟不像平常一样反驳我,责备我,只是轻轻地放下勺子,微微地笑了一下,但我看得出,妈妈笑得很委曲,很无奈。然后她只说了一句和霭的话:“那妈妈当前不尝了,吃饭吧。”

--《平常的爱》


“囡囡,要不妈带你去上学,下雪天的多不保险,仍是….”我打断了妈的持续唠叨,不耐烦地挥了挥手,便摔门而出。我不知道当时她有何反映,我只晓得她带给我的感到只有不耐心,单手背着包,走在雪地上,风咆哮着吹过,如鞭子抽打我的脸颊个别,好生痛痛。我拉高领子捂住脸,继承往前走,雪地上印上了我一深一浅的脚印……我怔住了,目瞪口呆地站在那儿,双眼直盯着转角处许久…..终于我叶出了两个字:“妈妈”她有忸怩,尴尬地笑了一下,说道:“噢,那个,那个,我怕你在路上摔跤,所以......”….她那薄弱的身子靠在墙角,双腿还在瑟瑟地发抖,神色显得苍白,眼中交错着不同情感,有关爱,有为难、有担忧、还有一丝冤屈......

--《转角处的爱》


第二天,我捧着一束精心修剪的茉莉花去病院看望母亲。轻轻推开门,看到爸爸头靠着床沿,牢牢拽着母亲的手,放在怀里“窝”着,睡得正香。或者是我的脚步声惊醒了父亲,他头一颤,轻轻地把母亲的手放下,把我拉了出去。“爸,你怎么不找张床睡啊?”“我怕你妈晚上不舒畅,不肯叫醒我,我把手拽在怀里,只要她手一动,我就醒了。”说完,就去买早点了。望着父亲疲惫的身影,一股暖流夺眶而出,是泪在飞。


雨又开端下了,东风夹着伤感迎面而来,吃完饭后我坐在椅子上看电视,母亲在洗脸,我问她:“你今天去哪了,满身泥。”她结结巴巴地说:“上山除草去了……”“除草干什么?”“种菜啊!”我依然觉得奇异,但也不好再问了。雨下得越来越大,涓滴没有停意。我躺在床上,突然肚子痛了起来,我一时光疼得直喊,母亲连忙跑来,问我怎么了。我一个劲地喊痛,母亲摸了摸我的肚子,又摸了摸额头,说:“可能是受了风寒。”可家里没有什么药,诊所离家又有一段路,且路又黑又弯,母亲突然说:“去采艾叶,只有艾叶了。”她拿起灯穿上雨衣,立刻去采艾叶,我坐在家门口,看着她向山里跑去。


母爱篇:母亲看完消息后,在我的肩上流泪,并说会维护我。

我走到妈妈的身边,妈妈抱住我,头搁在我的肩膀上,微微的抽咽起来,我能感触到她身体的抖动。

“妈,你怎么了?”我着急的问。

许久,妈妈抬开端,两眼通红的看着我,我素来没有看到过母亲那么蜜意的目光,心里一阵激动。她毛糙的手紧紧的握住我的手,好像想要对我说什么,但动了动嘴唇,却什么也没说,目光转向了电视

母亲的泪始终在流,她的声音有些发颤,她把我搂的很紧,“要是我们这儿地震了,你就躲到妈妈的身下,释怀妈妈撑的住,一定撑的住!妈妈不会让你受到损害!”妈妈把我搂的很紧很紧,好像怕我从她身边飞了似的。

-- 《暖和的时刻》


母爱篇: 母亲让我早睡,遭我谢绝,端茶给我。

溘然听见耳膜一振,一串细细的脚步声,那么脆,那么轻,惟恐打扰了我。这声音再也熟悉不过了,它承载了数步尽的爱,奔走在俩扇门之间。“吱”,门轻轻的开了,母亲走到我身边,轻轻的说:“不早了,睡吧,别累坏了。”“要睡你去睡,没看我正忙着么!”我没好气的说,似乎能把所有闷在心里的气全部发泄。母亲无语。随后又是一阵脚步声,还是那么轻,那么脆,不同的是那声音越来越远了。

又是一个人独处,唉,我怎么能那么跟妈妈谈话呢?这样妈妈会伤心肠。我面前一阵含混两滴泪落在眼前的书上。

这时,又响起一阵脚步声,只是比方才更轻,更脆……这回,母亲端来一杯热气腾腾的茶放在我的书桌上说:“孩子,喝茶吧,提提神别累坏了身材。”

-- 《妈妈?我》


母亲心疼我长冻疮,为我涂冻疮消、织手套

周末回到家,母亲看着我冻得像小馒头一样的双手,疼爱得直掉眼泪,赶快买来冻疮消,给我一遍又一遍地涂抹,又熬夜给我赶织了一双手套,一再吩咐我要常常戴,免得冻疮恶化。

--《收藏母亲的眼泪》


母亲为我买可乐,护可乐

终于,她移动了脚步,走到了邻近的一家小卖店前摸遍了全身的口袋,才找出几张被汗水浸润了的纸币,换回了平时儿子最爱喝的可乐,用自己的身影挡住阳光,不让它烘烤冰冷的可乐。 --《心中有盏红绿灯》

等母亲拖着疲乏的身躯向我挪来时,把我放在她半蹲的大腿上,洗我的小脚丫,每个脚丫都帮我搓搓,因为每个脚趾里都有泥巴。每每这时我才有机遇给她戴上那个草编的圈圈儿。母亲的齐耳短发好像老是润润的,我总不明确,她那干瘦的身躯怎么抽出这油油的头发呢?

--《童年在太阳落山的时候》


我怔住了,呆若木鸡的站在那儿,双眼直盯着转角处,许久,许久……我终于吐出那两个字“妈妈”。她有些腼腆尴尬的笑了下,说道:“噢,那个,那个,我怕你在路上摔跤,所以……”她没有继续说下去,必定是怕我烦她。于是,雪地里又恢复了安静,咱们俩鹄立看燕去燕归在那儿,始终无语,可是我的目光凝视她未曾分开,她那单薄的身子靠在墙角,双脚还在瑟瑟地颤抖,脸色显得有些苍白,眼中交织着不同的情绪,有关爱,有尴尬,有担心,还有一丝委屈,我也不知道该启齿说些什么了……

--《转角处的爱》


还记得那天,我见那愚笨的身子迈开腿吃力地将花往上送时,因作力而发红的手青筋突显,而我却未曾停下手中的笔,只是轻描淡写的问了一句:“你干嘛呢?”而妈妈也只是呵呵的笑了声:“我听人家说啊,花香能镇定心神呢!你这几天闷在房间里功课,我就给你买了盆茉莉,可香了……”由于妈妈打乱了我的思路,心中早已有了点愠怒,便缩紧了眉头,不再理她。她见我已无兴致再听,识相的走开了。

--《握住花香》


帘外雨潺潺,挑灯夜读。罗衫不耐五更寒,只恐袭来,幽梦不复还。初三学子难亦难。旧事只堪哀,对书难排。沉沉夜却已离别浓浓梦……少年单独堪叹。“吱呀--”古铜色的门幽幽透出缝隙,母亲的身躯隐隐,蹑足上前,母亲关心的目光在我身上游离。一杯绿茶在桌上冒着热气。通融全身的暖气送到嘴边,啜饮一小口绿茶,继而精力百倍的伏案。惊鸿一瞥侧镜,憔悴的我,已泪眼婆娑,母亲的身躯,朦胧,淡化……

--《貌合神离何时了》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awaedu.com/chengyu/830159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评论底部广告位

阿哇教育

https://www.http://awaedu.com//

统计代码 | 京ICP1234567-2号

Powered By 阿哇教育 阿哇教育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