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文 > 初中作文 > 初一作文

初中作文夕阳_3000字

admin 初一作文 2021-05-29 10:52:45 夕阳 初一 续写改写 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写这篇文章的时候,我正坐在妈妈的房间里,看着街外的风景。我妈和我哥看电视的时候都是断断续续的笑。我戴上耳机,切断了整个世界的声音。我一页一页翻着厚厚的《围城》,偶尔咬着指甲假装沉思。

然而,很明显,我穿的衣服少了,一股带着停滞和一丝悲伤的黑暗冷风吹过。我漫不经心地缩了缩身子,跑开,冲到客厅去喝杯蓝山。随意用筷子拌了一下,不小心喝了,去阳台吹风。我痴迷于蓝山的涩味和甜味。风涌进了风衣,但我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寒冷。只觉得伴随着一条紊乱的情感线,把我吹得乱七八糟,抓伤了我。它是如此淋漓尽致的陌陌和冷漠。

然后我的眼睛就飞过了那些好像连着丝线的东西。我拿着抄流氓兔的瓷杯站起来,坐在栏杆上看着那些渐渐融合成空的东西,又仔细看着口袋伊一的花瓣。他们在绯红日空,在这个镇上似乎从来没有黑暗过。它们无休止地自由飞翔。它们好像是从很远的地方飞来的,带着一些我听不懂却能懂的暗示。居民的建筑周围闪现着眼睛,被大瓷砖灯映衬着。羡慕的伸出一只手,翻了个身坐在栏杆旁支撑着大楼的红砖柱头,靠着工匠刷的白墙喝了一口温热的液体。杨花瓣在我的手上和肩膀上飘了好久,交错的雨滴肆意地浸湿了我。就这样,它们匆匆地从枝头洗落,无休止地游荡,飘在人间。月色静谧,落花一般冰冷,绯红的边缘仿佛拧着反光条,让我眼前一亮。街外飘着,在渐渐昏暗的路灯下,只有一圈像光弧穿越的金子。谷雨填满了他坑坑洼洼的脸,一列汽车驶过,灯光明亮地照在我的脸上,投射到前面黑暗的地方,只剩下一点点碎片。当你赶走水坑里的水时,你可以看到无边无际的李玲和粘在地上的花瓣,因为你受不了雨线的重量。我想如果它把那里的红色火星点着烧掉,一定会有无尽的痛苦和无尽的特殊气味。一个女人的胭脂织着,染着灰尘。空空气中有一丝血迹。道路一直向前延伸,路灯也换了方向。回头看,可以看到背面也像路灯一样印刷。我的眼睛一直走到黄昏的深处,但那里的路灯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消失了。突然想起了韩寒的围栏。& ldquo粘贴完整& lsquo一次性根治。,& lsquo不孕不育。比如小广告的墙,它好像消失得没有尽头,但是它不能被翻过,但是它不能被走过。泥泞道路上的时间滚滚而来,仿佛虚幻的是这个世界上的某件事。各种颜色平衡交错,一起弯向山的另一边。& rdquo然后他低头笑了笑,然后看着路的尽头。我想说,路真的很远,根本没有边际。

为什么感觉自己在一个血淋淋的晚上,留下了生命中一些最珍贵的东西,却再也找不到黄图了?我曾经记得地图上的回环和曲折是相互交织的,可是现在在我眼前,为什么只有一座不满荆棘的独木桥?

我发现我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。我渐渐地把那些和我一样大的人叫做小孩子,好像我早就早逝了。所以我不得不停下来俯下身,直视增长曲线,看看它是否悄悄延伸了很多。

记得上次小茹从四川打电话问我今年会不会回家,我甚至说了三次我们这边下雨。最后,我说第四句的时候她好生气。& lsquo砰!挂了电话。我坐在被雨打破的窗户前,听了三分钟。杜& mdash& mdash杜& mdash& mdash﹍。忙音会把电话扣在桌子上。其实我就想说那边是不是下雨,秋天不要感冒。可惜,就像烟雨巷的雨滴听不懂他们的歌,似乎我也无法让别人听懂我在雨中的歌声。后来,我总是以洒脱的笑声释然。结果十分钟后她的电话回来了,流行的四川话传遍了他的周围。她问我过得怎么样。我说好,她问我表哥怎么样,我说好,她生气的说,你就这样,麻木的要死。我又挂了电话,然后慢慢地说。其实我觉得很累,但是告诉你又有什么用呢?

开学一个月了,我们的日子却像一条平静的河,从一个地方流到另一个地方,每天都是这样。

窗外是一棵高大挺拔、郁郁葱葱的白杨树,阳光射进它绿色的枝叶,投射到地上,散落成一片片小碎片,就像那些惊扰我门的吉他声,我手中闪闪发光的茧,就像黑暗中闪烁的灰色岁月,不断诉说着那些多事之秋的不朽故事。我记得那天下午,我们在教室里一个个站着坐下。偶尔有老师路过,惊讶的看着我们匆匆离开。我们不说话,偶尔说点什么,然后沉默了很久,因为我们都知道不应该说话。

后来我破门而入,加入了他们沉默的行列,才知道小A和小B无视了和老师明目张胆的对抗。。。。。。彼此相爱了。只是我笑了。看《理想城市》的时候,有这么一句话。你们这些年幼的孩子,都处在情感无知的阶段,只是彼此过得好而已。为什么这么急着要加速一个不好的结局?于是我的成年细胞又蹦了起来,用指责和批判的口吻说,那为什么最后一哄而散呢?又是因为我。教室里又出现了一个自嘲的笑容。

当年,作为既定的,老师对我的成绩只有一半的信心。我走在长满树木的校园里,偶尔有花瓣从草地的另一边飞来,飞过校园,那些白色的孤独的飞行,是那么像我想过的日子,再也没有回来。

我再也没有回来。在我上初中的这些日子里,灰暗的日子空让我们觉得有些难过。我还记得开学时讨厌我的小啊的眼神。那天早上她跟我说了小B在群里拍的自拍,我看着她想起了那些照片。没那么丑,也没那么可爱。我和她一路调侃照片拍的多不要脸,言语多不要脸。我闭上眼睛,离开了15度;建筑的微笑。所以我忍不住说,自拍关你屁事。她鄙夷地看着我。班上的女生已经被分成两个系了。一个部门支持小B,一个部门则相反。我说:“你为什么要让我参与你的事情?”她同意了,所以你在帮她,对吗?帮帮她,别管我,然后就走。我看着她委屈又略带粗鲁的背影,心想:“这就是我一直在你心里支持你的方式。”你是不是一直默默的以为我会像哥哥一样帮你?我就那样把一碗水轻轻放平,最后会不会让你很烦?

于是我整天背着崭新的背包,低调的穿过校园。但最终,当我在阳台上看书看不到金光刺透我漆黑的瞳孔,看不到尘封的墙壁长久地洒下一撮细尘,我的心里有一种涟漪,转而翻涌,无法平静下来。太失落了。落花被雨水冲刷,从树上散落下来,透过窗帘狭窄的缝隙,可以看到它们在风中摇曳。除尘插了一嘴,说,就像我们的青春。在雨中,我们在这所安静的房子里沉默着。有时候不想上课,就和玩的好的女生一起斜眼看外面或者眨眼睛。总之,是开学了。我想祝福那些和我一样细心低调的人幸福,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你。

那天正好是星期三,我从办公室旁边的魔镜里出来,却遇到了在拐角处等人的贤姐,她向我招手。然后,和我一起从办公室出来的女生,不知道上了多少节课,手拉手走到了拐角的楼梯上。这时,傍晚结束了,血红色的夕阳已经落在了学校附近的低山后面。几分钟的光线从它遥远模糊的边缘折射到杂乱无章的建筑中。金色的闪光,在拥挤的楼梯上闪闪发光,过了好一会儿才躲进无边的天际线。那边,矮护栏上泛着不知道要刮多久的锈铁,带着一种莫名的颓废。贤姐捧着黑色的废旧金属材料,仰着头看着天空中逐渐熄灭的夕阳。一条淡黄色的边界,就像天空中用斧头砍出的深沟学校,小心翼翼地把这里的深蓝和那里的炽色隔开。& mdash遥远,孤独,难过,孤独,虽然和这里的火云不搭空。她转过脸,几颗青苔连同她细长的睫毛一起低垂在她深邃的眼睛面前。透过她身后的星星,我看不清她那一刻的脸。她晶莹的白光不经意间与她融为一体,轻轻拉伸着她忧伤的影子,在人群中那么多影子中,那种像抽象画的形状是那么的与众不同。成千上万个一致的影子慢慢变成渲染气氛的抹灰材料,在我看来就像毕加索的《阿文农姑娘》形成的迷宫,让我毫不费力就妥协成那样。

天气晴朗,空气息清新,每一次呼吸都有一种全新的质感,让人感觉舒服,想裸奔。

结果她转过头,看到我还麻木的站在那里。她高兴得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。她用手捂住嘴笑了。两个像孩子一样的酒窝搁浅在她通红的脸上。她说,你还在那干嘛?

我低头微笑,背上书包,右手挎包,左手捂着头,走路的脸略显尴尬。我说,一起去?她说:& lsquo该走哪条路。﹍。我说:& lsquo看,这么晚了,快回家吧。﹍。她说:& lsquo我听你的。﹍。我们下了五六层楼。她说;& ldquo我们上去吧。我去找个同学。& rdquo我说:& lsquo别走,上面有人打架。﹍。她说;& lsquo你在胡说八道。﹍。于是我们回到山顶,走了五六米,传来拳头碰撞的哐当一声。她说:& ldquo你不是在胡说八道。我忙着说:& lsquo我在胡说八道& ldquo她问去哪里,我说,回家吧。

我们走到学校门口,遇到班主任,班主任问我们为什么不走。我说打架了,我们在看打架。结果被梨花带雨给教训了一顿。娴姐在一旁咯咯笑道。我过去看了她一眼,她立刻不吭声了。我看着她在门口喊着跑着追上了已经在我面前走远的同学。这时,在星空面前,夕阳已经无法抵挡。逐渐被吞噬解体,连燃烧的云都被肢解得不留痕迹。空下雨了,我就躲在保安亭的矮檐下,那里有一盏低瓦、单管的白色短款电灯,在雨中孤独地亮着,我又往前看。贤姐撑起一把伞,一把可爱的粉色伞,我刚想细看,却被屋檐上凝结的雨珠遮住了视线。晚上已经黑了,淡淡的霓虹灯在云朵的迷雾中忽近忽远的出现。各种颜色纵横交错,映出一种颜色,一下子就看不见了。终于,在这个萧瑟的季节里,在这个孤独的学校里,在这个悲伤的氛围里,前面的小女孩再次伸出手,转身又向我招手,正式向我告别。

又是小雨。一个人在雨中奔跑,像一场大梦,触摸着各种各样的东西。这一刻,我仿佛又是记忆中的自己。我走过了无数个世纪留下的阴影,留在了未完成的梦想后面,在这漫长的旅途中留下了眼泪。我们错过了,听了故事。水湿了一整天空,默认了。

我希望有一天我听不到的是男孩嘴里粗暴的叫骂声,和男孩吵架的女孩嘴里的八卦。

我希望有一天我能听到男孩嘴里精致的口哨,女孩嘴里持续的俚语。

我希望有一天我手中美丽的茧能重新记录一段年轻的历史,一段疯狂的恋爱。

希望有一天我的酒红色吉他能唱出一首峥嵘的旋律,胜过文字。

我希望有一天我肩上的花瓣能让我想起我的青春,一场心灵的较量。

我希望有一天我脸上的潮湿会让我突然放松下来,恍然大悟。

苦涩的雨水滴落在咖啡杯里,但我一饮而尽。落花依旧洗来洗去,空像未成年的羞涩少女一样飞舞,婀娜的身姿和小心翼翼的身影隐藏在风中,脸上掠过戏谑的粉红,对着我淡淡的笑。我微笑着朝那个地方微微点头,轻轻地向她碰了碰杯,我的优雅消散了。夜越来越深,被雨淋湿的城市渐渐没有灯光,没有在雨中值得骄傲的光,没有变得模糊而清晰的火焰。雨下得很大,我的身体和咖啡都凉了。我戴上我的黑色帽子。

转回阳台,无声无息巨大的落地窗,还有淡淡的雾气,把淡蓝色的冰花抹得粉碎。回头看灯光深处,只见火已经死了,给人一种淡淡的忧伤。不知道是谁带着吉他c大调,手指搓换和弦,从幽远的宿舍里走出来的,还有那边的扒钢工扫钢弦。我听着琴声里蕴含的痛苦和发泄,暗暗感叹这个世界一文不值。放下酒杯,和那个专业低声唱。句末摘下帽子,关上阳台玻璃门,再回房睡觉。我又转过身,看着那边还在发光。关灯,周围一片漆黑。

嘴里似乎有那些讴歌的苦涩,低低的转唱:

你说另一边的灯,

心所欲;

后来渔船唱晚了,

烟雨彷徨。

第一天:顾廷熙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awaedu.com/zuowen/chuyizuowen/32490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评论底部广告位

阿哇教育

https://www.http://awaedu.com//

统计代码 | 京ICP1234567-2号

Powered By 阿哇教育 阿哇教育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