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> 作文 > 初中作文 > 初一作文

初中作文琴医帝妃(三)_3000字

admin 初一作文 2021-05-29 10:58:58 初一 续写改写 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
和药老又聊了几句,他带着宣水琴上路了。

明知道最后还是要选网月,早去没意义,反正也没人抢她。简单地想了想,冯玉·汐决定先去树林里走走。

虽然我在春云谷呆了一年,但冯玉汐从未离开过家,对它也不太了解。只是从来没有你在山谷外看到的那么小。

在森林里掉头,逐渐深入。

越深毒素越强,但这些毒素对凤凰汐来说只是小菜一碟。什么毒药可以伤害她?

冯玉·汐在医术中见过的许多草药出现在她的眼前,她也产生了一个想法,为了自卫,她想在周围放置更多的毒药。但是想想就觉得可笑。我是毒药。有什么可以保护自己的?只是爱好而已。

走在这片森林里,凤凰汐觉得什么都没发生,就以为是散步。反正他也不想这么早被打。听着这只甜美小鸟的叫声,凤凰汐也是满满的安慰,回忆着自己的过去。以她的聪明,你真的从来没有怀疑过医学是古老的吗?答案是没有,只是懒得说。她一定会记得那些对她更好的人。虽然药名来历不明,但她能感觉到药对她总是真的好。既然别人不说,那就等着自己吧,不能勉强别人。有时候,直觉比任何猜测都要准确。

不过药太强了,凤凰汐的敏锐感觉感觉不到他有多强。他只能感觉到。他好像比轩辕魔还厉害,不然他不可能设置这么厉害的屏障,或者轩辕魔感觉不到。瀑布落下来了,但他无法用意念发出任何声音。需要多大的心思?

摇摇头,不管他有多厉害,最后,她,凤凰汐,都能超越他。

走着走着,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。而她,也绕过了净月,来到了森林的最深处。

突然,冯玉汐的眼睛直视前方,她的直觉告诉她前方有东西在移动。而这是森林深处,也是毒素最密集的地方。除非有专门的抗病毒草药,否则什么都不容易来。

但是,那是什么?

完全隐藏住自己的气息,凤语汐快步向前。很快,她看到了自己的感受。是一匹银色的马,身上没有一根乱发。只要是马爱好者,就会疯狂。奇怪的是,背面有一对翅膀,一对没有任何瑕疵的翅膀。现在,它躺在草的边缘,马蹄里还有黑色的血,在他面前& hellip& hellip

还有一条小金蛇,拼命磕头& hellip& hellip

说实话,冯玉·汐看到这一幕真的很想笑& hellip& hellip

但她反抗了,只是& hellip& hellip咳咳,下面是他们的互动。

小金蛇看起来很后悔:蓝蓝,对不起,我真的很抱歉。& rdquo拼命磕头。

银色的马盯着金色的蛇。如果我们用人类的表情,应该是愤怒的凝视,但它可以在这匹看起来应该很温顺的银马身上制造出来。看起来像是装可爱。& other你这条笨蛇,我要死了。别生我的气!我叫青兰!& rdquo

& ldquo哦,青兰哥,对不起。真的很抱歉。& rdquo又是一阵猛敲& hellip& hellip

& ldquo傻瓜,你白活了几千年!你想让我死?嗯?知道你的毒是解不开的,还敢咬我!如果我有毒,我会第一个毒死你!& rdquo

& ldquo嗯,我也是无心的。我想趁你不注意的时候偷袭你。它没有使用毒药。但是我也觉得我的嘴真的咬到你了,我太激动了。有那么一会儿,我的嘴的力气没憋住& hellip& hellip毒液喷涌而出。抱歉,抱歉& hellip& hellip& rdquo金蛇一边磕头空一边闲着,一双萌萌的眼睛眨巴眨巴。

& ldquo现在说话有什么用?我当然知道你要咬我,我以为不会有毒。另外,我平时也有点欺负你,让你成功了。什么蠢蛇和你一样蠢!& rdquo青岚恨铁不成钢。不过这是指人类的表达方式,看起来更萌。& other唉!别敲门,近似。我最多在你的毒液上停留一天。上帝要杀了我!& rdquo

金子还是猛敲& hellip& hellip

& ldquo哈哈& hellip& hellip& rdquo

凤语汐终于忍不住了。如果她不懂动物语言,光看两个小丑的表情是不会笑的,但是她懂他们的对话,有了表情,她真的忍不住笑了!

& ldquo什么人!& rdquo小金丝立刻起身保护青兰。立刻,它意识到自己很蠢,没人听得见。反正我说了。

& ldquo别怕,我叫冯玉汐,你叫金思,是青兰吧?& rdquo凤凰汐在微笑。

& ldquo你明白吗?不,你能理解!& rdquo金离突然跳到了凤汐身边,顺着袖子爬了上去,张开嘴咬住了他的手腕。

& ldquo嘿,我说,我能救它& hellip& hellip& rdquo冯玉·汐看着金色的丝绸爬上来,但是他没有停下来,但是他仍然充满了微笑,但是最后一个微笑是& ldquo和& rdquo话只说了一半,就咬了下去。

嗯?金离突然一窜,离开了凤汐,但当它看到手腕上滴着黑色的血时,它突然想放声大哭。

& ldquo抱歉,抱歉& hellip& hellip& rdquo金子又在磕头了,而且也很清楚,就算是青兰也只能坚持一天,那么这个人类只能坚持不到一刻钟?但是,这条金蛇太简单了。不,这是愚蠢的。

& ldquo你有办法救我。& rdquo青岚的黑眼睛在凤凰汐眼里。对于金丝,它恨铁不成钢。既然小姑娘说可以救,那就自己解药吧。这根金线在想什么?是千年老兽。

& ldquo当然有。& rdquo凤语汐有点可笑地盯着小金线。

& ldquo呜呜,那又怎样?你快死了!& rdquo金线现在只有一个念头,必须在这里干掉& hellip& hellip

& ldquo傻蛇,你是猪脑吗?如果她能救我,她就会救自己。真怀疑你是不是投胎成猪了!& rdquo青岚又用动物语言骂了一句。虽然很奇怪凤凰汐能听懂动物语言,但自己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。

凤语汐看着小丑,只能说佩服。

金不再磕它那快脑震荡的脑袋,突然看向凤凰汐的手腕。那里的黑色血液变成了健康的红色。哦,我怎么没想到呢?

呼出一口气,它翻了翻白眼,躺在一边装死。

& ldquo我可以救你,做我的守护兽。& rdquo废话不多说,凤凰汐直奔主题。

嗯?金和盯着凤汐,开着玩笑,身为青岚,人类是一根头发,要知道,守护神兽必须跟随主人的生活,而且还是光荣的一条。守护野兽必须等到人类自然死亡后才能获得自由。

这只人类狮子有一张大嘴。

& ldquo我可以做你的守护兽,但放过青兰。& rdquo金看着凤凰汐。虽然它的同一性似乎相当高,但这是它衍生的结果。关键时刻,还是得不忠。

凤语汐依旧微笑着看着晴岚,他的手也没有闲着。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小瓶,从一个无毒的伤口中提取血液。是的,不能浪费。

& ldquo我向你保证,你也可以让近似成为你的神兽。& rdquo青岚说,虽然它的伤会死,但是它怎么能不看这个小小的人类修炼,已经快两级了,虽然它刚刚到达,但是她多大了?最多七岁。能抗毒,还懂动物语言。看她的样子绝对是为了神兽至于兄弟姐妹。

而金听了,幽怨的看着青岚。老板,别这么残忍。要知道契约兽比守护神兽低。别人守护神兽,主人一起死,契约兽却必须死在主人面前,主人死了也没事。

凤凰汐没有心思再看他们一眼。笑着握手不好。

拿出老医生给的特殊止血草药,小心翼翼的敷在伤口上,用衣服角上扯下来的布慢慢的把自己绑好。旁边的两只野兽都快吐血了。故意的,这厮是故意的。

慢慢的把小瓶的血拿出来,然后把里面的血涂在青兰的伤口上。奇怪的是,血似乎有吸力,可以清楚地看到黑色的血液迅速从伤口流出。过了一会儿,伤口干净了,流出的血是鲜红色的。瓶子里还剩下一点血,凤凰汐没有浪费。喂给青兰喝,血没有预想中的腥味,但还是有一股甜甜的味道,闻起来很香。

其实凤凰汐的血液里并没有这种蛇毒的解药,但是一年的地狱生活并没有白费。在药老给她的解药中,也有融入其他毒物并将其转化的能力,这也是她每次遭受痛苦的原因。

一杯茶下肚,青兰恢复了能力,收起了翅膀,轻盈地消失了。他爬到冯玉·汐的面前,轻轻地抬起前蹄,冯玉·汐动了动,小心翼翼地在他的手上割了一个小洞,和青兰伤口上的血混合在一起。在双方自愿的情况下,守护神兽的契约形成了,他一起死了。

青岚在签约的那一刻,竟然感受到了凤语汐的血脉支持,青岚的经理人历在弥留之际也没那么震惊,以其高贵的血统,竟然得到了别人的支持。守护神兽的契约是生死与共,互相扶持。当一方灵魂血液高于另一方时,另一方就会得到支持,反之亦然。无论神兽还是人类,力量都是一起成长的。但是它的贵族血统是应该被支持的,这不禁让它震惊。

& ldquo大师。& rdquo青岚说什么也不想让金知道这样一个可耻的事实。

& ldquo嗯。& rdquo凤凰汐止住了流血,看着手指上那枚半银半紫的戒指。她在父母手里见过。那是她自己心灵的一半颜色,也是神兽的一半颜色。用来召唤野兽。平时还好。神兽在里面修炼,但是没有主人的命令不允许你出去。这就是守护神兽的劣势。没有自由。还是一脸微笑,抬眼看到一脸幽怨的金。

& ldquo不要和你的主人签约。& rdquo青岚盯着金子,没有这个白痴金子,怎么会有这样的闹剧,虽然它也很同意主人的说法。

大哥,别这样,小的愿意为你做牛做马。金子真的不敢说这样的话,但我从它的表情中知道。但是老板已经订了合同,他不可能不这样做。

& ldquo你还认为你输了,是吗?我可以告诉你,如果你不嫁给这种好主人,你会后悔的。到时候你就不会哭了。你真的是傻子吗?看不出来大师的修炼已经到了两个层次了吗?她才六岁。& rdquo青岚真想掐死它,可惜他的蹄子掐不死它。

金线瞬间石化。True & hellip& hellip真的吗?金眼睛立刻亮了起来,这并不傻,只是大脑中有些短路。一瞬间,她闪到了凤凰汐的脚下,亲密地舔着自己的脚后跟。翻脸比翻书快。

凤凰汐满身黑线,她确定自己以后再也不会孤独。

没有多废话,我换了只手,割了个小洞。金也不敢怠慢,咬着尾巴,和他形成契约。但是他们没想到的事情发生了。

手上的戒指变成了三色,还有一个金的。

一人两只动物,睁大了眼睛,似乎没想到这个结果,一下子僵在那里。

& ldquo哈哈,我也是守护兽,我也是啊& rdquo这条小蛇刚刚滚了一地。哈,没想到。本来,它也有些不满。不知怎么的,他也是和青兰一个档次的神兽,必须死在主人面前,真的有点不甘心。

& ldquo师傅,这个& hellip& hellip& rdquo青岚一直很傻,不是说守护神兽只有一只吗?只要守护神兽收了,后期神兽只能是契约关系?这是怎么回事?

& ldquo我不知道,可能是缘分吧。说实话,我不舍得黄金,我一直是我的守护兽。这不是好事吗?& rdquo冯玉·汐治疗了他手上的伤口。唉,又多了三个伤口。但是她的自动调节是不覆盖的,除了会不停流不止血,出血伤口会以三倍以上的速度恢复。

青岚点点头。

时间不多,一个人两个动物就熟了。

& ldquo你在这个春谷做什么?好像你们都没有被师父发现。& rdquo凤汐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。

& ldquo我们已经在这里住了几千年了。直到大约十年前,一位老人来了。他应该是你的主人。反正我住在这片森林的最深处,很少有胆大的野兽敢来这里。你师父来过几次,不过是来找草药的,没怎么注意。他什么时候来我们都知道,所以都藏着气,他也没注意到。& rdquo

& ldquo师傅,说实话,你的见识太强了。我来找我们之前藏了一口气,所以我们没找到你。你不介意金丝的反应。为了你的自由生活,外界不可能知道你的存在。我们都是帝级猛兽,只是在成长和婴儿期。谁最先突破到野兽的成熟,成为野兽?是百兽之王。听说外面还有个帝兽,是雪狮,不过我们都是随便的,只要有空。& rdquo青岚说道。

& ldquo哦?金子差点杀了你,你不讨厌它& rdquo冯玉汐扬起了眉毛,他是一只帝级神兽,只要符合他自己的意愿。& other当你说雪狮时,你是指干净的月亮。而只要你有空,跟着我,你就不会有空。& rdquo

& ldquo为什么讨厌?它不是傻瓜。况且在一起几百年了,有感情。& rdquo青岚还是懒洋洋的说,和它的样子实在不符,会让人觉得一切理所当然。看着冯钰茜:而你,你不会。& rdquo

金不再咯咯笑,看着青兰。别这么伤害我!

冯钰茜:& ldquo& hellip& hellip& rdquo

& ldquo这么确定?& rdquo凤语汐靠着晴岚坐下,金扑进她的怀里。

& ldquo你的眼神告诉我,你是一个很照顾别人感受的人。& rdquo绿色雾霭。

& ldquo哦& rdquo凤凰汐什么也没说。他的想法是正确的。他不会禁止他们的脚。& other今天,我将向你展示我的技能。& rdquo脱下玄水琴,小心翼翼的放在腿上。

青岚和金早就看过宣水琴了,也很期待。对于他们的生活来说,吃喝睡只是玩玩而已。他们对音乐也很好奇。

不一会儿,一个美妙的声音传了出来,每一个音调仿佛都紧紧抓住了人的心弦,让人不自觉地沉醉其中,想着一些开心的事,渴望回到那个时候。这个“梦”是冯玉·Xi创作的一个作品,他照耀着你,比蓝色更好。这首《梦》的美妙之处在于,它能让人沉醉,迷失自我,很幸福。只要钢琴演奏者没有斗志,就可以称之为第一神曲,但冯玉每次演奏这首歌,都只是为了杀人。

这也是她最喜欢的凤凰汐创作的歌曲之一。

看,金丝的嘴角流下了什么?口水。猜也能猜出来,它肯定想吃东西。而青岚的表情,似乎很享受。其实就是想着跑步,在荒野中奔跑。是的,它最向往的是什么?不是自由的,在旷野自由奔跑,在天空自由飞翔空。

歌曲结束时,凤凰汐也从陶醉中醒来。是的,她也有最向往的事,就是和父母住在一起。慢慢睁开眼睛,一眼就看到两只野兽还在陶醉。

& ldquo哈哈& hellip& hellip& rdquo凤汐又笑了起来。这个“梦想”还有一个好处,就是可以看到大家最向往的东西。

这一阵爽朗的笑声成功唤醒了这两只野兽。

两只神兽也睁开了眼睛,似乎有些迷茫,但很快就清醒了。也想到了原因,佩服的看着自己的主人。

& ldquo今天很幸运能遇到你们两个野兽。& rdquo开心地笑着,靠在晴岚身上,闭上眼睛,&其他;晚上叫醒我,解除对这个戒指的禁令,你就可以随意进出了。& rdquo

金丝也在凤凰汐上睡着了,对主人来说是最舒服的。只有青昙带黑线,所以都睡,我睡哪里?但是,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,我就等着命运吧。

在森林的中央,药老还藏在镜月的身边,不知道他为什么还没来。净月懒洋洋的躺在那里,还是老样子,静静地躺在一边。

& ldquo师傅,醒醒。& rdquo凤汐被这句话惊醒,金思还在舔脸。

& ldquo是时候了吗?好吧,我们回去。& rdquo凤凰汐揉了揉眼睛,懒懒地说道,&其他;晴岚,你不飞吗?带我们回去。& rdquo

师傅,让我休息一下!我看着你睡觉!我还没休息!青岚只敢在心里想,恨恨的看着卖可爱的金子,妈的,这家伙怎么没变大,不然还能装!无奈,我只能接受自己的命运去背负凤凰汐和金丝,一双翅膀也将展开。

凤语汐悠闲的看着身下一望无际的绿色,被晚霞点缀着一点点红光,十分赏心悦目。虽然飞不了多高,但是有一道屏障。但是在这个高度你可以看到半个山谷。

回到小屋,姚老正在等着,躺在她旁边的净月正盯着她面前的一个人和两只动物。虽然很早就知道,但这个时候她不太可能是她的神兽。在这里,它也觉得可能和它有一个平等的存在,但它不是很愿意。然而,如果你选择了全部,你还能说什么?

也许时间不够,也许你的主人还在那个角落里等着它挖,摇着头,他要做的就是等待。

和净月比,无所谓。姚老就像被雷击了一样。他偷偷握了握拳头,嘴角抽搐了一下。他只是想要这个&其他;可爱& rdquo徒弟,摸摸灰尘。别这么尴尬。

& ldquo汐,你不介绍我吗?& rdquo药总想笑,但又实在笑不出来,就瞥了这两个畜生一眼。& other你顺便签了合同,神兽?& rdquo虽然是这么说的,但是好像有办法把这两个& ldquo天真& rdquo野兽撕裂的冲动。

& ldquo不,这两只是我的守护兽。出于某种原因,他们变成了这样。是青兰,是金。& rdquo对了,我用手指指了指这两只小兽,它们也足够点头,回到擂台上。

药老叹了口气,双守护神兽不是没有,只是没有人意识到而已。

& ldquo好了,既然找到了守护兽,那就好好修炼吧。& rdquo立即,& ldquo你应该努力学习。三个月后,我们有工作要做。& rdquo

凤语汐点点头,打了声招呼,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
网月什么事都没发生,他伸了个懒腰,慢慢回到老窝,不理老顽童。

姚老似乎没什么感觉,还在自言自语:& ldquo按道理应该是,但为什么会自我感觉不好呢?她度过这么美好的童年,已经够残忍的了。是不是太对不起她了?徐青会醒来责怪我吗?& rdquo

摇摇头,一切还是未知。三个月再说吧。

待续& hellip& hellip

第一天:凌青
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内容正文底部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本文地址:https://www.awaedu.com/zuowen/chuyizuowen/32510.html

留言与评论(共有 0 条评论)
   
验证码:
后台-系统设置-扩展变量-手机广告位-评论底部广告位

阿哇教育

https://www.http://awaedu.com//

统计代码 | 京ICP1234567-2号

Powered By 阿哇教育 阿哇教育

使用手机软件扫描微信二维码

关注我们可获取更多热点资讯